【四幕戲】-唐七公子


2.jpg

喜愛程度:★★★★★

《文案》

致聶亦的一封信:
  泰戈爾有句詩,他說,生命有如渡過一重大海,我們相遇在同一條窄船裡。死時,我們同登彼岸,又向不同的世界各奔前程。
  但我想不是這樣的,我很慶幸今生能和你同在一艘窄船,即使我先靠了岸,也會一直在岸邊等你。
  你知道我愛著大海,僅次於愛你。
  我會在大海的最深、最深處,給你我最深、最深的愛。我愛你,聶亦。
  聶非非
********************************************************************************
現代文。大推。

一年時間,讓香草培養好滿滿情緒後,翻開了第一頁。

唐七是一個擅長把主角的悲傷包裝在輕鬆幽默語詞下的作者,無論華胥引、三生三世十里桃花、枕上書皆然,四幕戲的起始也走唐七一貫拿手的歡脫風格。但隨著一幕幕戲的上演,人生悲歡離合的情愁悄悄爬上心頭。它的主軸脫離不了一個愛情故事,而我們是戲台下的觀眾。

如何看這齣戲,帶著何種心情觀看,有何種想法,全憑看倌個人。如果用心去體會就會瞭解唐七寫的故事,觸動的是更深層的感覺,揪住的是大家的心。當戲幕落下,曲終人散,唯有愛,永不終結。
 
3.jpg

(☆香草溫柔叮嚀:以下含劇透,預備翻閱此文者,建議繞道而行)

第一幕戲採的是女主視角,千字傳媒當家的獨生女聶非非,是個海洋攝影師。倒序法中採的是第一人稱,可以感受到聶非非的豁達率性,性格獨立活耀亮眼,熱愛自己的事業,很標準的現代禦姐型美女。但造就出如此閃閃動人又充滿光彩的女子不是別人,是十一年前年僅十五歲天才少年—男主聶亦。

我記得以前不知在哪聽過一句話,意思就是人要試著不斷挑戰極限,才能夠超越現下的自己。聶亦對聶非非而言就是一個極限的存在與目標。只為了能以最美好的自己,能在某個最恰當的時機出現在那人面前。一個從事現代最潮最尖端的生物製藥科技,優秀的生物學家,被國家級機密機構重視的天才,這樣的一個人,在我們腦海中所浮現的,無非是毫無生活情趣天天窩在實驗室裡搞一些我們凡人完全不懂的細菌培養的無趣生物學家,可是不然,聶亦在無聊的相親會後,第一次邀約聶非非前往聶家茶室『香居塔』品茗時,我就被驚豔了。

一如聶非非撩起隔斷茶室的五色簾時所映入的景象,男人從書上抬起頭來,以及風爐上煮水的茶壺裡發出輕微的響聲,都可以完整描繪出男主在充滿藝術細胞的聶非非心裡是何種存在,就連香草都要忍不住感嘆,多風雅的一場會面。這個男神般存在的男人,他的興趣包羅萬象,靜態部份養盆景、養魚、收集茶具、下棋、看閒書之餘,動態部份還會射箭、空手道、刺激的越野。個人生活情趣既復古又兼具現代感。但是,上天很公平,完人也有完人悲哀,他完全不識情愛。

兩人的婚約起始倚仗的是交易,一只契約婚姻,態度樂觀且暗戀聶亦已久的聶非非擁有的就是飛蛾撲火的愚勇,但也因心如明鏡,深知若將心底開出的花展露於聶亦面前,他們之間就再無可能,所以一直以來她小心亦亦保護自己不彰顯自己的真意,想親近卻又膽怯退縮,把一段暗戀隱藏於偽裝的利益交換之下。

聶亦不懂愛情,但是聶非非對他而言卻是特別的存在,在彼此相處中,用他自己的方式靠近,學習去愛一個人。她希望他遇到愛情,希望他幸福,卻不知後來只有她才是他真正的愛情與幸福。或許當時她也從未想過,未來有一天這個近乎完美的男人會拋棄從前他所信仰的一切。

當第一幕戲落幕時,我們見到了長明島黃昏,一個玻璃瓶中裝著一支錄音筆,裡面訴說著一段至死不渝的永恆愛情故事。

第二幕戲不同於第一幕,採作者視角,可以看清每個角色的心理活動,重點是這裡出現了關鍵人物,一個來到長明島上美麗自由奔放的女攝影師,徐離菲。聽說唐七寫至第二幕戲時,網路上充滿各種猜測,懷疑徐離菲本人就是失蹤三年罹患免疫系統缺陷的聶非非。

可是隨著二幕戲第三幕戲的推展越瞭解到徐離菲是何種存在時,內心的衝擊與悲哀就逐漸地襲擊而來了。徐離菲,一個與聶非非基因序列相同,擁有同樣身體和面貌,卻是不同個體的克隆人。是失去了聶非非後,由聶亦在痛苦和絕望之下親手製造出來的”失敗“產物,一個悲劇的存在。因為除了生物領域外他同時也是世界上克隆相關領域最出色的科學家之一。

能想像一個終於識得愛情,心有猛虎,剛愎傲慢,只能對唯一認定的那朵薔薇花溫柔以待的男子,在失去摯愛時的痛楚嗎?那個外表看起來無堅不摧,其實內裡早已殘破不堪傷痕累累,這樣的一個人,一念成魔,一念成佛。她的離開讓這個她深信的溫和體貼、溫暖正直、理性明智的天才拋棄了世間所謂的道德倫常,變成一個墜入魔道的冷血瘋子。

是。自古以來天才和瘋子本就一線之隔。

一個崩潰的天才,在拋卻理智後的冷酷瘋狂,就越能反映出他的執念有多深。聶亦有多強大,就有多脆弱;聶亦有多聰明,就有多愚笨。造就了這般喪失心志的聶亦是否是聶非非始料未及,在天之靈是否會因此傷心難過呢,這點讓人不忍推敲…可是若聶亦不曾那樣深愛過她,生命將會沒有色彩。他或許仍會是個卓越出色的生物學家,會是個好丈夫好爸爸,可是他將永遠不懂愛。每一天於他而言,只是不斷地重複同一件事的生活罷了。

記得書中聶非非曾說:「我希望我對他是一個永恆的牽掛,而不是一個冰冷的結果,牽掛會讓人想要活著。」所以她選擇在頂尖醫療團隊束手無策後單獨離去,十年二十年過去,任誰也找不到她的下落,她讓聶亦心中永不承認她的離世,在我看來不也是聶非非以人間最殘忍的方式讓他惦記著她一生嗎?

透過番外篇中兩人愛情結晶二十歲女兒聶雨時的視角所見的父親聶亦,在完成了畢生攻克的Styx(冥河)課題研究後,終於卸下擔子,同樣以錄音筆做了結尾,我認為那樣子的結局很好很好。「你是不是等得不耐煩了?我來找你了,非非。」(不知為何,突然想到了《華胥引》中鶯歌&容垣最後生死兩隔的情節)

是啊,既然對聶亦而言再也無法展開新生活,那麼與其行屍走肉繼續過日子,也許彼方才是他們最完美的歸宿。畢竟相愛三年後卻帶來了二十年苦楚,任誰都不忍心。所以香草認同以此種方式當這幕戲的落幕。
  
唐七虐心作品《華胥引》中男主慕言,他最大願望就是希望君拂能活著,而這篇的男主聶亦亦然,他們同樣強大,似無所不能,但面對命運這課題時卻同樣無能為力,一樣要承受人間巨大傷痛,這部份的描述上不得不說唐七是不擇不扣的後媽。如果經得起虐心又想看篇好文,推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香草 的頭像
香草

♥♥只愛維也納咖啡--香草的大陸原創感想

香草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